<div id="nwujb"><tr id="nwujb"></tr></div>
    <div id="nwujb"><tr id="nwujb"><object id="nwujb"></object></tr></div><dl id="nwujb"></dl>
      <progress id="nwujb"><tr id="nwujb"></tr></progress>
        <em id="nwujb"><ol id="nwujb"></ol></em>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男神掀桌:女人,别拔草 > 第276章 什么条件
                  “爸爸,我明天请个假,带你去医院看看吧!”叶菲儿?#29615;?#24515;的拍了拍叶爸的背。

                  “没事没事,你才工作?#27426;?#35201;好好表现,请什么假,明天我买点药吃吃,不行,我让你妈带我去看就是了!”他在管理处只是个临时工,也没有医保,平时哪舍得看病啊,叶爸只是先敷衍了女儿。

                  “嗯,那我?#28909;?#27927;澡休息了,爸爸妈妈也早点休息!”给爸爸倒了杯?#20154;?#25918;他们房间,她才小心的帮他们关上了房门。

                  洗了澡,坐到小台灯下,她最近在自修管理学的课程,机关的工作其实太平淡,很消磨人的斗志,不过,她可不会那么虚度,多看书,可以充实自已,当然,也不会让在等待季杨的日子学觉得太漫长。

                  “HELLO

                  !”叶菲儿刚跨出家门?#30007;?#24055;子,路边停着的一辆拉凉跑车上就下来一个男人。

                  “是你?”头有些嗡?#35828;模?#31471;木宇这个家伙真的还粘上了。

                  ?#21543;?#36710;吧,以后我是你才全职?#20928;?#19978;下班包接包?#20572; ?#31471;木宇优雅欣长的身子,拉开了车门。

                  “谢啦!我习惯坐公车!”

                  “美女,给个面子吧,公车又挤又臭的!”

                  “可是,我习惯了,端木少爷,不知道赵时凉大叔给你说了什么,但是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我对男人都免疫!”不过,除了季杨,当然。

                  “对男人免疫?你是?”端木宇不禁有些大跌眼镜,这么个大美女,是同人可就?#19978;?#21602;。

                  “想什么呢?本小姐心有所属了!”看他的样子,就没想什么好事。

                  “心有所属?是赵时凉?”

                  “拜托,有点想象力,好不好!”叶菲儿边说边往公交车站走去。

                  “不是他就OK,除了他,别的男人,我都?#29615;?#22312;眼里!”

                  “随便你吧!拜拜!”公车来得很及时,叶菲儿挤上了车,碍于这么多人,端木宇也不?#36855;?#36861;上去。

                  长吐了一口气,还好甩掉他了。

                  到了办公室,开始日复一日的工作,手里的事情,她已经很快上手,赵时凉真的没有看错她,她是各做事很有条理的人,只等过了一年的考核期,完全可以给她一个更好的?#25300;弧?br />
                  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她准时的下班了。

                  “今天下班,要顺路送你吗?”赵时凉喝了一口茶,对她的工作表现,是越来越满意了。

                  “不用了,我坐公车,挺方便的!”老蹭人家的车,也不是很好,而且,他所谓的顺路,实在是太牵强,过绕了好几个街区,能叫顺路?她还是应该?#26029;?#19968;点,关好他的办公室门,就下了楼。

                  谁料,而那个端木宇也早已侯在了市政大楼外。

                  冲着叶菲儿打了个口哨,立刻引来下班人流中一群女人们的轻声尖?#23567;?br />
                  “你今天不跟我走,我可就守这不走了!”端木宇摆出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

                  “真拿你没办法!”这里进出的还有市府的领导,被看到,影响可不好,她只有上了端木宇的车。

                  端木宇终于得逞,得意的关好车门,启动车子飞奔而去。

                  而,这一切,被站在窗边的赵时凉尽收眼底……

                  不让自已?#20572;?#23601;是为?#35828;?#31471;木宇那小子吗?赵时凉关好办公室的门,闷闷不乐的下了楼。

                  一路上开车,都憋着气,不是自已把她推给端木的吗?怎么又来这无名的火,她不是说对端木宇不感冒吗?怎么还是上了他的车?

                  车子时快时慢?#30007;?#39542;着,不知道去哪。暮色渐渐暗下来,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是准备烛光晚?#20572;?#36824;是去山顶吹凉呢?端木宇本就是个浪漫的家伙,摇摇头,怎么总是忍不住,当那个?#23601;?#19981;在身边的时候,想着她。

                  车子经过一个百年老字号的薄饼店,柳素以前最?#19981;?#30340;椰香榴莲薄饼正打着大大的买二送一的促销广告。

                  停下车,买了一包,热气腾腾,清香扑鼻。

                  抱着一大包热腾腾的薄饼,上了车,他突然有些犯难,要怎么消灭掉它们?

                  拿起?#21482;?#29369;豫了很久,还是拨了叶菲儿的电?#21834;?br />
                  ?#25300;梗?#26377;什么事吗?”

                  电话那头,好像有些安静,还有意压低了声音,赵时凉接通后一下不知道说什么。

                  “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临时的工作要处理?”倒是叶菲儿有些急了。

                  “没有,你现在回家了没有?”

                  “哦,还没呢~”

                  果然不出他所料,那?#23601;?#36824;?#25237;?#26408;宇那小子鬼混中,接自已的电话还那么小心的,怕端木宇听到?赵时凉没再说话,直接把电话给撂了。

                  生气的把一包薄饼丢到副驾座位上。

                  赵时凉,你个糟老头子,是你想太多了,除了素素,你本就不应该觊觎别的女人,更何况是一个小你13岁?#30007;?#22899;人。

                  车,很快开到了素素的医院外,拿起薄饼,直奔了素素的加护病房。

                  病房的门虚掩着,这么晚?还有人在?难道是医生?

                  不好,是不是素素又出什么?#29615;?#29366;况了,但是楚乔?#31361;?#22763;也不有给自已打电话啊。

                  轻轻却又略略着急的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素素床边,蹲了个女孩。

                  叶菲儿?

                  半丝惊喜,掩盖不住,原来,她没有回家,不是?#25237;?#26408;宇一起,而是来?#27492;?#32032;了,她好像很认真的在和素素说着什么,居?#24187;?#26377;发觉自已在身后。

                  赵时凉没有惊扰她,蹑手蹑脚的靠近,听一下,她在说什么。

                  “素素姐姐,今天我又?#20302;?#26469;看你了,你今天好点了吗?”凝视着柳素,叶菲儿的对白更象是自言自语,赵时凉心里一阵唏嘘,原来独自一个来看柳素,她已经不是第一次。

                  “你?#27426;?#24456;疼?这么多管子插在身上,我记得我来这个医院的第一次,护士抽了我几塑料罐血,都疼得我哇哇啊!”说罢,轻轻的触动了她戴着呼吸机的面罩,呼吸机伸到了柳素的喉咙里,只是她毫无?#26412;酰?#19981;然,这样一个弱小的女人,如?#25991;?#24525;受。叶菲儿的喉咙动了一下,?#36335;?#37027;个仪器是哽咽在自已的喉咙一般,而同样的话,也刺痛着身后的赵时凉。

                  “素素姐姐,你?#25293;?#21527;?不过,应该不会,他经常来陪你的!他真的是一个很称职的男朋友,一有?#31449;?#20250;过来,以后你更不会?#25293;?#20102;,我?#19981;?#24120;来陪你说说话的!”

                  “好了,我该回家了,一会万一他来看你,被撞见,就不好了!”叶菲儿轻柔的说完,起了身。

                  “哎呀!”可能是蹲太久了,突地站起身来,本来就有点贫血的她脚下一软,险些跌倒,不过一双大手,很敏捷的捞住了她。

                  “啊!”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叶菲儿惊呼。

                  “嘘!”赵时凉示意她不要出声,拉着她出了病房。

                  “对不起,没有经过你的同意,我就来?#27492;?#32032;姐姐了!”上了车,叶菲儿像一个做错事?#30007;?#23401;子一般,等待着赵时凉的训斥。

                  “让我抱一下,好吗?”

                  “什么?”叶菲儿萌住了,等着他爆发呢。

                  ?#25300;?#35828;,让我抱一下,好吗?”

                  ?#21834;?#36824;没来得太让叶菲儿第二?#21985;?#32771;,赵时凉就侧身抱住了她。

                  有些意外,有些错愕,但是却没有挣扎,他的体温顺着他怀抱着自已?#30007;?#33179;,侵入着叶菲儿的每一根神经。叶菲儿的手臂情难自已禁的攀上他的肩。

                  两人之间的空气,一下变?#38376;?#31264;,像绵柔的罗兰花香,沁着他俩?#30007;?#33086;,所有语言,好像都是多余的,两个人都静静的,享受着这个?#24403;В?#26377;些贪婪,有些不舍,有些陶醉。

                  搞错了,搞错了,刚才?#27426;?#35201;搞错了!

                  下了车,叶菲儿的脸还一阵火?#34987;鵠保?#21018;才怎么就让他抱了呢?还那么配合的,攀上了他。可是,即便自己当时一时被他的大叔气息给迷晕了方向,但是,也不该心里一阵?#36865;?#30340;乱跳啊。

                  特别是,他还戏谑的说了一句:你心,跳得好快!

                  真是丢死人了。

                  关上车门,直接奔回自己?#30007;?#23478;,都不敢回头。

                  自己肯定是可怜他,可怜他守候得那么辛苦,才会施舍给他一个抱抱,

                  “爸,妈,我回来了!”奇怪现在已经不早了,爸妈还坐在客厅。

                  ?#25226;?#21834;,回来了,吃饭了吗?”

                  “吃啦,爸妈我还给你们带了胡记的薄饼!”赵时凉说没胃口,那她当然不能浪费食物,抱回了家。

                  “恩,真好吃!”自己拿出一块尝了起来。

                  ?#25226;?#21834;,我们可能要搬家了!”

                  “搬家?怎么回事?”

                  “是我们这片旧区要拆迁!已经下了文件了!”

                  “那好啊,爸妈,我们以后就可以住新房子了!”

                  “可是,拆建得好长?#27426;?#26102;间,我们得另外租房子住!还有,以后我们还得准备大?#39318;?#20462;新房的钱,这些可都是不小的开销!”

                  “可是,我们不得不搬啊,拆迁了我们不可能做钉子户吧!”

                  “肯定不会,你自己都是公职人?#20445;?#25105;们怎么不可能支持市政开发改建!就是这个住的地方,我和你妈倒想好了,我们去公园那个门卫室一起凑合个一年半载,这样能省下不少的房租,然后给你租一个单间,那样我们全家努力,存钱为住新房做准备!只是,女儿啊,委屈你了!”

                  “这样很好啊爸妈,为了以后有新房子住,我乐意!呵?#29301;?#21482;是,要找个和我上班近的地方,

                  那怕是个小单间,都不便?#35828;模 ?br />
                  “但是,总要找个地方安顿你,我们才能放心搬出去的!”

                  “爸妈,我想好了!我搬去单位的宿舍吧!”

                  “你们单位有宿舍,怎么没听你说过?”

                  “恩,以前也没想过要住,当然就没提过了!现在刚好,我去申请一个吧!”其?#30340;?#26377;宿舍啊,叶菲儿只是不想让爸妈为钱的事发愁,不过,她的脑子已经有了个?#20154;?#33293;更好的想法。

                  “哎呀那就好!雪啊,这下你爸爸可放心了,我们就开心的等着拆迁吧!”

                  “嗯嗯!”叶菲儿嘴上应着,心里却盘算着,明天如何跟赵时凉开口呢。

                  “今天你有什么心事吗??#26412;?#21382;了昨晚的微妙变化,赵时凉对自己的感觉更加不确定了心里告诉自己要?#29420;?#36825;个?#23601;罰?#20294;是却哪由得自己,就像昨天晚上那样,他就是特别想静静的抱她一会儿。眼下,她?#28783;?#30340;出入办公室,也忍不了多?#27492;?#20960;下。

                  “没什么事!”真是有些难以启齿啊。

                  “嗯,没什么事?怎么把这个文件只要?#29615;?#30340;,你印了三份给我!”

                  “哦,哦,对不起!市长,那个您?#30007;?#24687;室,经常用吗?需要我打扫一下吗?”办公室里,她还是很尊敬的用着敬词。

                  “不用了,我很少在这睡!”和办公室配着?#30007;?#24687;室的床有些硬,而且空间太小他总是觉得很?#25191;佟?br />
                  “您说,您很少用是吧?那么好的房间,空着真?#19978;?#20102;,哼!?”赵时凉看不上的房间,在叶菲儿看来可是人间天堂啊,本来设施就很齐全,而且装修和她家的旧屋相比,可也是天下地下的区别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放下手里的文件,环叉着十指盯着她。

                  ?#25300;摇?#24066;长,我是说以后您的房间如果不用,能不能借我小住几日!反正,空着也是空着,哈!”

                  “几日,是多少天?”绕了半天,她终于是绕到了主题上。

                  “可能是

                  10天,也可能是一个月,也可能是一年!”她也不知?#21862;?#36801;的工作要多久,不过刚才脱口而出的“几日”还是太牵强?#35828;恪?br />
                  “你确定?”

                  ?#29240;?#35201;是我们那片区要拆迁,我爸妈倒是可以住在市证公园管理处?#30007;?#25151;子,而我就一时没有地方住,我保证绝对保证公物的完整!而且给你每天收拾得一尘不染!”

                  “如果你没有问题,我倒无所谓!”

                  “这么说,您是答应了?”真是个爽快人。

                  “如果你不介意别的人看见,说什么?#35874;埃∮只?#32773;,这偌大的市政大楼晚上就只有你一个人住,也不会害怕的话,我也没有意见!”

                  “啊!”本来?#30007;老玻?#21364;被一口心悸的唾沫咽在喉咙,众口烁金她纵然还能小小的招架,但是,想想晚上这漆黑的大楼里,本来?#26377;?#23601;?#19981;?#20570;奇怪噩梦在她,脸一下就被吓得有些煞白了。

                  小小的内心翻腾,当然被赵时凉了如?#21018;啤?br />
                  “你没有地方住,我倒有个建议!”

                  “什么

                  ?”她有些懊恼的,美好的规划化为泡?#21834;?br />
                  “去山顶道!”

                  ?#21543;?#39030;道别墅?你家?”

                  “嗯!”

                  “不要!”她厥了嘴,去他那?孤男寡女的,怎么行!

                  “不要想太多!我也不是免费给你住!”

                  “什么条件!?#26412;?#30693;道他不会那么好心。

                  ?#29240;?#22920;回老家?#27426;?#26102;间,刚好,你去我那给我当女佣,就要扫扫地啊,刷刷马桶啊什么的!”

                  “就这么简单?”

                  “那你以为呢?该不是会怕?#39029;?#20102;你?啧啧,我想我还没到欺?#20309;?#25104;年少女的地步!”

                  “谁怕谁!去就去,说好了,可不准反悔,当劳工可以,?#29615;?#31199;的我可没有!”她实在是?#19981;?#23665;顶道的梧桐树,还有他那小院的花香,那么多又大又舒服的房间让自?#21917;?#36873;,如果能在那呆到搬新家,那真是个不错的选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88赛马平台

                <div id="nwujb"><tr id="nwujb"></tr></div>
                <div id="nwujb"><tr id="nwujb"><object id="nwujb"></object></tr></div><dl id="nwujb"></dl>
                  <progress id="nwujb"><tr id="nwujb"></tr></progress>
                    <em id="nwujb"><ol id="nwujb"></ol></em>

                            <div id="nwujb"><tr id="nwujb"></tr></div>
                            <div id="nwujb"><tr id="nwujb"><object id="nwujb"></object></tr></div><dl id="nwujb"></dl>
                              <progress id="nwujb"><tr id="nwujb"></tr></progress>
                                <em id="nwujb"><ol id="nwujb"></ol></em>

                                      排列三2元彩票 大小合伙开连码肖 澳洲幸运5彩票开奖结果查询双色球 体彩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贴吧 黑龙江p62开奖走势图 重庆百变王牌技巧软件 四川金7乐开奖结果今天 秒速飞艇开奖记录历史 香港六合彩白小姐 快乐十分加奖 随机买彩票中奖率高吗 围棋吧 二八杠偷牌 广东快乐十分胆杀 快3和时时彩那个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