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nwujb"><tr id="nwujb"></tr></div>
    <div id="nwujb"><tr id="nwujb"><object id="nwujb"></object></tr></div><dl id="nwujb"></dl>
      <progress id="nwujb"><tr id="nwujb"></tr></progress>
        <em id="nwujb"><ol id="nwujb"></ol></em>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爆宠骄妻,老婆你放肆狂! > 第735章 白若兰的下落
                  “这么快就到了?”

                  范范赶紧抬头向前方望去。

                  只见,前方的不远处,矗立着?#27426;?#29616;代化建筑,赫然标识着凌云医药研究所?#29238;?#22823;字。

                  “居然是凌云医药。”

                  范范看到这个名称,禁不住有些诧异。

                  “你知道这个地方?”厉斯年心里再次燃起了希望,觉得舒岚变成范范,极有可能是通过换脑手术的方式。

                  “以前在监狱认识的一个大姐,就是来自这里,她说自己是替罪羊,这个研究所涉嫌研?#24656;?#36896;假药,后来被人发现了,上级就把所有责任都推到了她身上。”

                  “这么说?#30679;?#20320;没有来过这里?”

                  ?#21834;?#33539;范很无语,“厉斯年,你到底要我说多少次,才会相信我,我变成范范,并不是因为做了换脑手术,只是一场不知道?#36855;?#20040;解释的意外?”

                  “好吧对不起,我相信你。”说话间,厉斯年解开了安全带,因为凌云研究所的正门开了,一群身强力壮的黑衣人鱼贯而出。

                  “我就说这是个陷阱,你还不信,现在好了,想走都来不及了。”?#24213;?#37324;的汽油和燃?#24076;?#26080;法再一次用飞的方式逃离。

                  厉斯年给范范准备了一个电子手环,嘱咐她道:“戴好,这个研究所用的是自己的区域网,我们的手机进去信号会被屏蔽,一会儿我们就用这个手环保持联络,这是他们内部的东西。”

                  事到如今,范范已经没得选了,迅速把手环戴好:“今天凶多吉少,把手机给我用一下,我得给我挚爱的人们留几句遗言。”

                  “不要这么丧好吗?小爷福星高照,有我在的地方,再大的危险,也能逢凶化吉。”

                  “别废话了,快把手机给我,时间不多了。”

                  此时,研究所的人已经来到的车门外,车窗启动了防偷窥功能,以至于研究所的人暂时还不能确定?#30340;?#30340;人是谁。

                  “叩叩……”他们象征性的敲了敲车窗,示意厉斯年把车窗摇下去,范范趁着这个机会讯给用厉斯年的手机给苏澜发?#32902;?#26465;微信。

                  一个是坐标。

                  一个字文字信息:“我是范范,凌云药物研究所,速?#30679;?#25105;与斯年命悬一线。”

                  ……

                  彼时,苏澜还在城堡的监控大厅,双眸一瞬不瞬的看着大屏幕,恨不得一目全景,一下子就能把屏幕上的监控画面全部看清。

                  ‘叮叮’两声响,她都浑然不觉,

                  “澜姐,你手机响了。”柯安晏看不下去了,直接把桌边上的手机拿起来递给她,见屏幕上显示着厉斯年发来的少许微信内容提示,蓦然间,又?#32769;?#19975;分的大叫了起来。

                  “澜姐,是范范姐,她用斯年哥的手机发信心过来了。”苏澜手机有屏幕锁,柯安晏只能看到厉斯年的微信ID,外加‘我是范范’?#29238;?#23383;。

                  “太好了,黄天不负有心人,我们终于找到范范姐了!”柯安晏以为收到范范的微信就是新娘失踪事件的终点。

                  他高兴的手舞足?#31119;?#25226;手机递给苏澜,就迅速摸出自己的电话,“一笙哥都快急疯了,我这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

                  彼时,苏澜正好用指纹解开了屏幕锁,原本也想和柯安晏一样高?#35828;?#25163;舞足蹈的她,在看完后半截微信内容后,?#35789;?#24590;么都笑不出来。

                  “小柯,我们身边现在能用的人都有谁?”

                  柯安晏这时刚好拨通了慕一笙的电话,慕一笙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他在这边问苏澜:“怎么了?”

                  “我姐出事了。”

                  “她现在和斯年在凌云药物研究所,说凶多吉少,让我们立刻带人过去?#20154;?#20204;。”

                  “天啦!怎么会这样?”柯安晏一脸的惊慌,“大部分人都被我派出去找范范姐了,还有一部人被四爷带走了。”

                  慕一笙听到这话腾一下挂断电话就直奔凌云药物研究所。

                  作为一个医学研究者,他对这个凌云药物研究所名字很熟悉。

                  几年前,这个研究所传过非法研?#21487;?#20135;违禁药的丑闻,后来这家研究所的负责人硬是把黑的说成白的,白的说成黑的。

                  这个丑闻改成个别员工私自研?#21487;?#20135;假药事件,并将那个员工告上法庭,让那名法官判了那名员工整整十年的刑,那事才算了。

                  在这之前,慕一笙还听闻凌云药物研究所的研究者们,好像在?#38750;?#20160;么能让人长生不老的办法,其中有一个研究项目就是换脑手术。

                  厉斯年参加婚礼时,曾向他咨询过这方面的事情,问他有没有人类换脑手术成功的?#21648;?#20182;告诉厉斯年,换脑手术仅限于在动物身上做实验,我国严禁用人类的身体去做这项实验研究。

                  虽然国际上有在动物身上做换脑手术成功的案列,但那些小动物在手术成功之后,仅存活了二十多个小时就死亡了。

                  毕竟,在手术结束醒来时,并没有正常生命体的意识,简而言之,那只是一个完成了一个生物个体和另一个生物个体大脑链接的手术动作。

                  术后存活?#23454;停词?#20389;幸存活了下?#30679;不崽被荊?#19981;能武断的说换脑手术永远都不能成功,只是凭借现在的医疗科技水平,这项研究在现在以及未来很长?#27426;?#26102;间内都不会成功。

                  但有些?#22312;?#20026;天才的疯狂医学研究者,总想逆天改命,觉得自己无所不能,即便是国家不?#24066;恚不?#20599;?#30340;?#20154;体做实验。

                  连厉斯年都能由舒岚死后一朝醒来变成范范的事件想到换脑手术,那些疯狂的医学研究者,?#21046;?#20250;放过范范这个特殊的人类?

                  “你给我爸打电话,我去厉家叫人,无论如?#21361;?#25105;们?#23478;?#22312;最短的时间内赶到凌云药物研究所,把他们救出来。”

                  苏澜?#34987;?#31435;断,?#29615;?#38047;都不敢耽搁,这会儿,?#21495;?#20848;还在被褚锐押送前往市区警察局的途中,魏华容则率领在众人在暗处排兵布阵,企图劫走?#21495;?#20848;。

                  厉珒则?#25237;?#25991;化一起,带着一众小弟在前去阻止魏华容冲动行事的路上,厉家和苏翰林得知范范和厉斯年在凌云药物研究所遇险,立马全军出动,把他们能动用的所有物力?#32902;Χ加?#19978;了。

                  不多时,苏?#39556;?#24102;人包围了整个凌云药物研究所,只是她去是时候,做梦都没想到,范范和厉斯年不仅没有危险,反而还被凌云药物研究所的负责人奉为了座上宾。

                  “?#30679;?#36825;不是大名鼎鼎的苏澜,苏小姐吗?”研究所负责人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者,头发发白,戴着一副老花镜。

                  笑起来很和蔼,一点都不像是个坏人,他一看到苏澜,就笑着站了起?#30679;?#36825;是一种只有在看到比自己身份地位尊贵的人才会有的一种本能反应。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苏澜难以置信的看着桌上的扑克牌,以及?#29615;斗多?#20102;?#27426;?#30340;瓜子壳,本以为这两个人要挂了,她火?#34987;?#29134;的?#20384;?#25937;人,结果人家却在这里玩扑克?#31455;?#23376;,你说气人不气人?

                  范范耸了下肩,表示她也不想。

                  没办法,都是托了厉斯年的福,这研究所的负责人认得厉斯年,晓得他不好惹,立马就把他们奉为座上宾,然后决口不提要拿她去做活人实验的事,?#36335;?#37027;个在电话里和范叔匿名交易的人,不是这个研究所的负责人似的。

                  “斗地主啊,一块玩?”

                  负责人笑呵呵的邀请苏澜,苏?#39556;?#24471;他笑的有些油腻,眼前的景象?#27492;?#21644;?#24120;?#20854;实很诡异,真正的危险,并没有解除。

                  “改天再玩吧,今天是我姐大婚的日子,我姐夫还在家里头等着她回去过洞房花烛夜呢。”苏澜说着给范范厉斯年使了一记眼色,示意她们赶快跟她离开这里。

                  “欸,?#32570;?#24613;嘛。”

                  “现在才中午,离夜里还早着呢。”

                  那个年老的研究所所长,却一个两三个箭?#39556;?#36208;到苏澜跟前:“来来?#30679;?#29609;两把地主再走,到时候,我亲自送你们回家。”

                  说话间,他抓住苏澜手腕就把苏澜往牌桌那边带,苏澜本能的想甩掉他的手,结果这位大叔就压低了嗓子,仅用苏澜一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威胁她。

                  “苏小姐,白小姐也在这里,难道,你就不想把她也一并带走?”

                  若兰居然也在这里!

                  苏澜大吃一惊。

                  随即就停止了挣扎,她不敢妄动,对眼下的处境莫名的就多了一丝忧愁。

                  遇到这种事,不怕对手惜命,就怕对方不怕死,而凌云药物研究所的所长,俨然是后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88赛马平台

                <div id="nwujb"><tr id="nwujb"></tr></div>
                <div id="nwujb"><tr id="nwujb"><object id="nwujb"></object></tr></div><dl id="nwujb"></dl>
                  <progress id="nwujb"><tr id="nwujb"></tr></progress>
                    <em id="nwujb"><ol id="nwujb"></ol></em>

                            <div id="nwujb"><tr id="nwujb"></tr></div>
                            <div id="nwujb"><tr id="nwujb"><object id="nwujb"></object></tr></div><dl id="nwujb"></dl>
                              <progress id="nwujb"><tr id="nwujb"></tr></progress>
                                <em id="nwujb"><ol id="nwujb"></ol></em>

                                      象棋简便口诀 3d手机推荐号码是什么软件下载 香港赛马会资料图 刘伯温三肖中特期期谁 江西有时时彩开奖 江苏快3真假 双色球2019014期开机号分析 北京pk10投注平台 第一网球比分 豪大哥平特尾平肖平码 福利分分彩开奖直播 海南七彩票开奖 新疆25选7复试 050期重庆时时彩 广西快三玩法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