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nwujb"><tr id="nwujb"></tr></div>
    <div id="nwujb"><tr id="nwujb"><object id="nwujb"></object></tr></div><dl id="nwujb"></dl>
      <progress id="nwujb"><tr id="nwujb"></tr></progress>
        <em id="nwujb"><ol id="nwujb"></ol></em>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校草心尖宠:吻安,小甜心 > 第五百一十四章 登堂入床
                  “啪嚓——”

                  一道强有力的玻璃断裂声传来,生生把一只脚刚踏出电梯的薛凯,惊得止住了。

                  他手里拿着一份企业计划书,一盒热腾腾的晚餐,愕然向开敞式顶楼办公室看过去。

                  明窗前,男人背影笔挺的矗立在那里,像窗外隐没在黑暗中的数幢大楼一样凛冽森寒,没有一丝活气和温度,透明玻璃杯碾碎在他掌心,碎碴迸溅一地,混合着缓缓顺着?#31181;?#33033;络滴下去的殷红血液,场面说不出的怵目惊心。

                  薛凯看着,一颗心,渐渐悬起来。

                  明天就是七夕了。

                  大街小巷,线上线下,到处都会弥漫着属于节日的欢腾气息,嬉笑打闹、相依相偎,像一根根紧密缠绕心脏的线,勒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而每逢这种普天同庆的日子,对总裁来说都是一种莫大的折磨。

                  那个曾经陪总裁吃冰激凌、看电影、写作业、做游戏、?#24598;?#31505;话的人,消逝在时光里的同时?#34255;?#36208;了他的心。

                  以至于,他明明活着却像一具行尸走肉。

                  明明站在这个世界的顶端,却每日苟延残喘。

                  薛凯默了一下,不忍心打破这份沉?#29627;?#22312;总裁特助的目光注视?#26657;?#25353;下电梯?#31181;?#22238;数据部。

                  ?#25226;?#32463;理。”

                  刚下电梯,数据部秘书晓?#21866;?#20945;了上来,轻声在他耳边喃喃几句。

                  薛凯听后,怔了一下,脸上随即浮上几丝惊?#29627;?#30495;的?”

                  “真的。”

                  “快让她进来。”

                  “好。”

                  晓雅点?#35828;?#22836;,拨了个电话给大堂。

                  不一会儿,一个十六七岁的花季少女就出现在了数据部。

                  “这个女孩是谁啊?”

                  “对啊,来找谁的?”

                  “还蛮漂亮的。”

                  “漂亮个鬼,一看就是化妆+整形,鼻子都透光,欸……我怎么瞅着有点眼熟呢?”

                  “你们有没有觉得,有点像……”

                  “嘘!就你话多。”

                  一众数据部的工作人员,见到少女后?#36861;?#19971;嘴八舌的讨论了起来。

                  晓雅微微瞪了下眼,朝少女伸手。

                  “彤彤小姐,您这边请。”

                  “还彤彤小姐,不会是最近火的那个网红吧?”

                  “嗯!”

                  少女清脆应道,走路时微微垫了下脚尖,有?#31181;?#19981;住的笑容挂在她的嘴角。

                  “瞧她嘚瑟的,都快飞起来了~”

                  ?#25226;?#32463;理这是要干?#35009;?#21602;?”

                  这个女孩和咱们总裁要找的心上人,起码七分相似吧?

                  莫不是……

                  “?#35785;诉藒”

                  “进来。”

                  ?#25226;?#32463;理,您好。”

                  办公室门被推开时,薛凯抬起头来,看到她时,登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像,太像了!”

                  彤彤抿着嘴腼腆的笑,?#31181;?#21364;有些得意的摸着马尾辫。

                  那当然了,她和?#25484;?#19978;的那个女孩本就有三分像,再加上她一手炉火纯青的仿妆技术,上了妆后,就算是正主来了,都真假难辨。

                  薛凯高?#35828;?#25918;下手里文件,走到桌前,绕着她打量了两圈,脸蛋是有七八分相像,身材?#24202;?#20102;一大截,眉眼中灵气也欠缺不少,沾染了些网络上的矫揉造作,但于茫茫人海中找到这么一个像一点的,已是不容易,要求也不能过分了。

                  “交代你的,都清楚了吗?”

                  “清楚了,?#36335;?#37117;带来了。”

                  彤彤说着,从随身带的包包里拿出一件海蓝色双宫绸裙僚,衣料颜色梦幻,格调优雅、纹理精美,铺陈开的那一瞬间,薛凯几乎立即想到?#35828;背?#22312;宿舍楼下,穿在月亮身上的惊艳。

                  像一轮月色下的小美人鱼儿。

                  强烈的回忆感袭来时,薛凯心?#23376;?#28982;滋生出一股子愧疚,但很快就消散不见。

                  逝者已矣,一切?#21152;?#24403;为生者考虑。

                  彤彤是他偶然在微博上刷到的一个网红博主,第一眼看到,他就觉得哪里眼熟,后来看了她的一期仿?#31508;?#39057;,觉得像极了嫂子。

                  心里便蹦出来一个想法。

                  这些年,总裁思念嫂子入骨,一度都到了致幻的地步。

                  如果能有一个……替身,在身边待着,应该能缓解一下吧。

                  不管了,死马当活马医吧。

                  ?#25300;页?#21435;,你把?#36335;?#25442;上,到66楼时,记住我的交代,少说话,不要做大的动作,表现得矜持点。”

                  “嗯,我懂。”

                  彤彤微微红了?#24120;?#36843;不?#25353;?#30340;便换上了礼服。

                  薛凯关上门,心里开始打鼓,这世上要找到一个百分百外表?#25512;?#36136;都像嫂子的人,简直不可能。

                  希望彤彤不要出差错吧。

                  **

                  MYSTIC别墅

                  “5、2、0、5、2、0……Password—is—correct——”

                  “咔嚓~”

                  门被打开的时候,小女人纤白的指尖微颤了一下。

                  居然,还没有?#24187;?#30721;。

                  “叮铃铃……”

                  一阵微风顺着窗户缝?#27602;?#34989;进屋,掠过绿油油的金钱树叶子,摇响二楼之上一副水晶打造美景中的风铃。

                  月亮关上门,微微抬头,却蓦地……被眼前之景震撼住了。

                  足足几百平?#30699;?#30340;别墅里,密密?#35328;眩?#19981;留余缝的贴满了?#25484;掌?#19978;内容千姿百态、色彩?#22836;祝?#21364;无一例外,都是她。

                  操场上玩闹的,阳光下笑着的,课桌上乖巧睡着的,赌气时冷冰冰的侧脸和……言笑晏晏望着他的模样。

                  月亮怔了一下,眉间微颦,像是在克制着?#35009;?#24773;绪。

                  “哗?#24598;瞺”

                  阳台上,紧挨着的花架、花盆?#26657;讨?#21494;子随风猛烈摇动,将她的注意力吸引过去。

                  ‘你?#19981;?#30406;栽?’

                  ‘还行吧,但是不?#19981;?#36825;种。’

                  ‘?#19981;?#21738;种?’

                  ‘要是我有一所属于自己的房子,就在里面种满发财树、金钱树和黄金万两,你知道寓意是?#35009;?#21527;?’

                  “砰……”

                  风势过大,掀翻了一座盆栽,她走过去,将它扶起来,关上透风的窗户,细嫩指腹流连般在三种?#35752;?#21494;子上摩挲。

                  “欲戴桂冠,必承其重。月亮,她做到了这一点,毋庸置疑,这顶桂冠,非她莫属。”

                  “下面我们有请月亮,走向脑王至尊阶梯,赢取脑王桂冠……”

                  一阵窸窸窣窣的电视声从二楼传来,月亮平了平心绪,顺着台阶,一?#35762;?#26397;上面走。

                  ——我在这里,等着你。

                  卧室门被打开的那一?#29627;?#19968;副‘望月之鲸’就这样不期然呈现在?#25628;?#21069;。

                  最?#38405;?#30340;莫过于那几个字。

                  他把它腾到卧室里来了。

                  房顶,悬挂着一串串被串起的?#20999;牽?#36275;足有四五百颗,这种散发着亮晶晶光芒的?#25163;劍?#21482;能在学校的晨光文具店,才能买得到。

                  月亮鼻尖微酸,走过去,站在床头柜前,正对着的电视机上,一直循环播放着一档节目——脑王桂冠。

                  她获奖的那一期。

                  眼泪再也忍不住了,从眼眶里滚落而出。

                  这些年,他到底是怎么度过的。

                  难道……就靠那几个字,支撑着信念吗?

                  ……

                  云月大?#33579;?6楼

                  “记住我说的话,千万不要乱来。”

                  “嗯。”

                  彤彤换上那一袭精美修身的海蓝色双宫绸裙僚后,手足无措的捏着裙摆,有些战战兢兢的走上了总裁专属直达电梯。

                  楼顶上的那个人是谁啊?

                  陆氏企业首席执行官,云月大?#20040;词?#20154;,福布斯榜蝉联三年?#32531;潰?#21830;场上权贵的执掌者,甚至跺一跺脚大半个娱乐圈都会地震。

                  如果她攀上了他,那前?#23613;?#26681;本不?#19978;?#37327;。

                  更不遑,褪去这一?#26657;?#20182;本身就令人心驰神往。

                  “叮——”

                  电梯到达66楼,总裁特助提前接到薛经理吩咐,起身朝她点?#35828;?#22836;。

                  彤彤身形有些?#24590;?#30340;走出电梯,映入眼帘,就是巨大明窗后男?#22235;?#19968;抹隽秀挺拔的高大身形。

                  一身剪裁合适的深色西装,一?#21866;?#33268;绝伦的完?#21862;?#39068;,和身上透出的万丈高楼般冷冽逼人、杀伐决断的气质,让人光?#24378;?#19968;眼,就心生向往和退却之意。

                  彤彤努力鼓起勇气。

                  “陆总……”

                  她有些?#21486;?#23613;量说的清晰。

                  但十几米以外,明窗前的男人,却没有一丝反应。

                  “总裁。”

                  特助起身,恭恭敬敬的又喊了一声。

                  “放在桌子上。”

                  特助噤声,?#31181;?#22797;一遍。

                  “总裁,有位小姐找您。”

                  这一声,湮没在黑暗中的男人,才转过脸来。

                  彤彤定了定神,抬起头来,极力朝他挤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陆景云同学,中午,我看见?#24853;?#22836;了。’

                  ‘你要干?#35009;矗?#36824;想打人不成?’

                  ‘第一,开学那天我不应?#26790;?#20102;一己私利,将你?#20598;?#20986;一班,因为当时我并不知道你的朋友也在,第二……’

                  ‘鲸鱼哥哥,鲸鱼……陆景云,你停一下,停一下,我不追你了!’

                  ‘早知道说我不追你跑,你就会停下来,我就早说了。’

                  ‘你别踩,它是我们的……是你的缩小版!’

                  ‘陆景云,你是在关心我吗?’

                  ‘陆景云,你对我难道只有感激吗?’

                  ‘哥哥,行行好吧,给我吧。’

                  ‘?#35013;?#30340;陆景云,我?#19981;?#20320;。’

                  ‘没有理由,一见到你就?#19981;叮?#35265;不到你就想念。’

                  ‘陆景云,我们来掰手腕吧。’

                  ‘我和他没?#35009;矗?#25105;心里只?#24515;?#19968;个,你不知道吗?’

                  ‘亮亮永远爱鲸鱼哥哥,鲸鱼哥哥也一样好不好?’

                  鲸鱼哥哥,你说人有没有下辈子?

                  如果有下辈子,你还来找我好不好?不要留我一个人。

                  我听说有一个神话,说是人死之前,只要默念着心爱之?#35828;拿?#23383;,下辈子就能够再相逢。

                  ……

                  ?#29677;?#22047;嘟~”

                  电话响个不停,办公桌后,正在编写程序的薛凯随手接起,?#25300;梗俊?br />
                  ?#25226;?#32463;理,薛经理,大事不好了!”

                  那头,特助的声音十分紊?#25671;?br />
                  薛凯闻声,脑门上青筋一提,“怎么了?彤彤她……”

                  “你别管她了,在这哭呢,总裁刚才出去了,看着脸色很差。”

                  “啪嗒——”

                  薛凯直接撂下电话,大步流星闯出去,?#35828;?#26799;朝66楼,却还是晚了一步。

                  灯光明?#20301;?#30340;总裁办公室外,只有几个保镖围着正在呜呜哭泣的彤彤,丝毫不见总裁的身影。

                  “怎么了?怎么了这是?”

                  特助?#21482;?#33050;乱的从里面出来,“总裁让人把她身上?#36335;?#21093;了,把人扔出去!”

                  话落,彤彤哭的更大声了,拼命抱紧自己身上的?#36335;?#29983;怕被强?#37034;?#20102;。

                  “怎么会这样?”

                  薛凯头脑一热,有些不知所措的喃喃,“是不是你乱说?#35009;?#35805;了?”

                  ?#25300;?#21596;呜,没?#26657;?#25105;一句话都还没说。”

                  “那……总裁现在?#22235;兀俊?br />
                  “刚才给打张管家电话,说是回家了?”

                  “MYSTIC别墅?”

                  “嗯。”

                  “那我过去看看。”

                  特助一把拉住他,“您别去了,估计现在正在气头上呢,您别成了撒火得了!”

                  “欸!”

                  薛凯咬咬牙,懊恼的砸了一下拳,都怪他自作聪明,落得个适得其?#30679;?#24635;裁他……不会出?#35009;?#20107;吧?

                  泰宁医院

                  “张先生,您来了~”

                  “高医生,我来给少爷拿药。”

                  高医生摘掉眼镜,双手合十看着他,“景云少爷,睡眠还是不好?”

                  ?#25856;?#30385;眉,一副颇为烦忧的模样,摇了摇头,“?#21069;。?#36825;些年……只见差,不见好。”

                  “那好,我给开一点。”

                  “麻烦您了,这次直接拿一瓶吧,不?#24187;看?#20020;时拿,我都怕耽误了少爷的睡眠时间。”

                  “一瓶?”

                  高医生听到这,顿了一下,或许是做精神科医生的警觉,多问了一句,“是他让你拿一瓶的?”

                  “是少爷啊,少爷今天情绪好像不大好,没多说。”

                  “哦……”

                  高医生转过身,面对着药柜,顾自点?#35828;?#22836;。

                  沈?#25788;?#29305;地交代过,对于景云少爷的精神类治疗药物一定要严加把控,因为他这种极不稳定的?#32431;觶?#23454;在是太危险了。

                  现在忽然要一瓶安眠药,莫说规定不?#24066;恚?#23601;算是?#24066;恚?#20063;不可能拿。

                  “张先生,我这没有一瓶了,大半瓶您看行不?#26657;俊?br />
                  “?#26657;?#37027;谢谢您了。”

                  高医生笑着点?#35828;?#22836;,在蹲下拿药品的时候,?#20302;到?#19968;瓶?#30772;?#37324;的药片倒出来,塞了进去。

                  ……

                  MYSTIC别墅

                  “Password—is—correct——”

                  “咔嚓~”

                  门被打开时,一抹醉醺醺的?#21658;?#36523;影隐入。

                  别墅内,一片空荡?#30679;?#20919;森森,安静至极,巨大的空洞和落寞一时间从四面八方疯狂涌来,像一只只索命的魔鬼,要掏空他的心?#32441;?#32905;。

                  “呵。”

                  “呵呵呵……”

                  一阵男?#35828;?#27785;沙哑的磁性笑嗓传来,回荡在黑漆漆的别墅之?#26657;?#22235;处?#19981;鰲?br />
                  月亮躺在毛茸茸的地毯上,怀抱着那个鲸鱼公?#26657;?#34987;这忽如起来的笑声拽醒,施施然睁开眼。

                  门外,有趔趄的脚步声。

                  他……回来了?

                  陆景云,回来了?

                  ?#35785;诉诉恕?br />
                  胸腔内,心脏一下子被揪起,在左胸口猛烈跳动着,像是迫不?#25353;?#20102;?#35009;此?#30340;。

                  下午时分,她走进侧卧,发现这里不知何时被改造成了婴儿房,而摇篮正中间,摆放着的赫然是这只小鲸鱼。

                  她在房间里呆了很?#33579;?#23621;然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啪!”

                  “哗?#24598;病?br />
                  一?#28404;?#24369;的?#31080;?#25171;开,紧随着,是浴?#19968;├怖?#30340;水流声。

                  他在洗澡?

                  月亮微微从地上站起,腿脚不知何时都酸麻了,于黑暗?#26657;?#22905;扶着柜子紧张的站立着,?#30473;?#20339;的耳力辨别着他在干?#35009;礎?br />
                  洗澡、关水、出来了,打、打开婴儿房的门?

                  几乎是下意识的,小女人屏息躲到了柜子后。

                  黑黢黢的房间里,她可以影影绰绰看到一抹?#21658;?#30340;身影,从摇篮?#26657;?#25343;走了鲸鱼公?#23567;?br />
                  ?#21834;?#20182;还有睡觉抱玩具的习惯?

                  他怎么了?身上好强烈的酒精气息,?#26579;?#20102;?

                  ‘?#35785;诉诉藒’

                  大概是由于太久没见到他,过度的激动,使她浑身都不受控的战栗,尤其是胸腔里那一颗心脏,见到思念已久的人,惶惶不安。

                  完蛋了。

                  她?#27575;?#23450;,这剧烈的心跳声,?#38553;?#32905;耳可听了。

                  果不其然,男人在拿走那个鲸鱼公?#26657;?#20934;备出门的一刹那,脚步停了下来。

                  月亮胸口一窒。

                  不会吧?

                  这个时候被他发?#33267;说?#35805;,会吓死?#35828;模?#26356;何况还喝了酒。

                  一秒、二秒、三秒……

                  正当她闭上眼睛,准备好接受死亡审判时,男人忽然自嘲的笑了笑。

                  “又是幻觉。”

                  月亮,?#21834;?br />
                  主卧室,灯没有开,窗帘大敞,帘角随风微微扬起,零星月亮洒落进来,给暗色系房间了添了几丝辉光。

                  男人神志不清,捏着手里的公?#26657;?#22312;神光中注释已?#33579;?#26368;后痴痴的笑了,拿过那瓶药。

                  五年了

                  已经五年了

                  亮亮,我?#35033;?#20102;。

                  你不来找我,就换我到地狱去折磨你。

                  “亮亮……”

                  “亮亮……”

                  直到眼前光芒掩去,他一直默念着她的名字。

                  凌晨一点半,侧卧室虚掩的门被一只纤白的手微微拉开。

                  继而,一抹纤秾有致的身影溜进了主卧室,一只手轻轻掀开?#32531;?#23572;蒙气息包裹满满的被子,钻了进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88赛马平台

                <div id="nwujb"><tr id="nwujb"></tr></div>
                <div id="nwujb"><tr id="nwujb"><object id="nwujb"></object></tr></div><dl id="nwujb"></dl>
                  <progress id="nwujb"><tr id="nwujb"></tr></progress>
                    <em id="nwujb"><ol id="nwujb"></ol></em>

                            <div id="nwujb"><tr id="nwujb"></tr></div>
                            <div id="nwujb"><tr id="nwujb"><object id="nwujb"></object></tr></div><dl id="nwujb"></dl>
                              <progress id="nwujb"><tr id="nwujb"></tr></progress>
                                <em id="nwujb"><ol id="nwujb"></ol></em>

                                      昨天安徽快三开奖结果 棋牌游戏排行 六肖中特准精准资料 pc刷水不怕1314方法 网上赌场优惠 加拿大快乐8开奖 辽宁快乐12投注技巧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结果爱彩乐 码报今晚四不像 老时时彩开奖时间间隔 快玩三张牌可以退钱 篮球公园20190621期 棒球帽子正面图 湖南彩票动物总动员 混合过关固定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