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nwujb"><tr id="nwujb"></tr></div>
    <div id="nwujb"><tr id="nwujb"><object id="nwujb"></object></tr></div><dl id="nwujb"></dl>
      <progress id="nwujb"><tr id="nwujb"></tr></progress>
        <em id="nwujb"><ol id="nwujb"></ol></em>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倾城娇女:将军,太生猛 > 第1472章 漫长的一夜
                  “你可以把哀家的衣冠埋在皇陵,但哀家的肉身可火化葬到汀州去。”太后道。

                  “?#24066;鄭热?#36825;是母后的心意,你就答应她吧!?#26412;?#24179;忍着泪意说。

                  如果前世今生,母后皆想脱离这里,作做儿女的又怎么能不成全她。

                  皇帝道:“母后,那父皇怎么办?”

                  “我这里有一束他的发,等我去后一并带上火化,合葬便是。”太后道。

                  皇帝觉得现在谈这些言之过早,但是?#28909;?#27597;后要求了,他只?#29467;?#24847;。

                  “你父皇亦不会怪我,若是到?#35828;?#19979;,他心里还念着我,他自会来寻我的。”太后道。

                  静平闷疼的难受,紧紧的偎在母后身旁。

                  “你们都出去吧,哀家累了,想睡了。”太后说着闭上?#25628;?#20837;眠。

                  静?#23047;戳搜?#30343;帝,只?#29467;?#19979;。

                  从太后殿内出来,阿白和阿赤也过来了。

                  “?#24066;鄭市鄭?#27597;后怎么了?”兄妹二人看到姐姐眼眶红红的,不?#23665;?#24352;。

                  “母后没事,已经睡了。?#26412;?#24179;回答。

                  母后真的没事吗?

                  阿白有些担心,她一直感觉母后近来不对劲!

                  阿白想进去看看,刚要进去翠珍过来:“太后有令,她想一个人?#19981;?#20799;,不愿受人打扰。”

                  “让母后休息吧!”皇帝道。

                  “我在外间守着吧!”阿白道。

                  皇帝点点头:“有什么时候,及时通知朕。”

                  太后见完皇帝?#36884;?#24179;,她并没有睡着,而是缓缓起来,寻到皇帝留给自己的那个锦盒,里面全是他写给自己的信。

                  她又寻出另一个盒子,盒子里是她少女时写的信,她守雪狼城时写的信。

                  她将所有的信拿出来,一封封的叠放在一起,放在一个箱子里,慢慢的盖好。

                  “你可不许怪我,我被你圈禁了一生,不想死后还禁铟在这儿……”她低喃一声,抱着这个箱子歪在旁边的榻上睡去。

                  阿白一直心中不宁,半夜她突然惊醒,到底担心母后,便进去看母后。

                  母后似乎睡的极熟,怀里抱着个箱子,神情宁安。

                  她坐到床边,想帮母后将箱子拿到一旁,碰到母后的手竟是冰冷的。

                  母后很冷吗?

                  她心中一颤,手指微微颤抖放到母后的鼻前,没有呼吸!

                  “母后!”

                  太后薨了!

                  在阿赤和阿白十五岁生辰之日,一切极为突然,没有预兆。

                  突然,就这么去了!

                  静平从宫里出来时就心神不宁,她还跟子玖说心中的担心,打算母后好些后再陪她去汀州住住。

                  哪知道她?#32773;?#19968;会儿,宫里就送信来了。

                  听到太后薨逝,她身体一软。

                  “琰琰……”宁毅搂住她,他亦十分意外。

                  今日进宫请安时,太后的身体还很好的样子。

                  “母后,母后……”

                  “我们先进宫再说。”

                  二人并没有惊动孩子,?#30343;?#20182;们上马车时,阿团醒来了,爬上了马车。

                  “阿团!”

                  “我夜里睡不着,跑到?#30333;?#37324;打拳,听到宫里的通报了。”阿团说。

                  宁毅不多说,下令出发。

                  他们赶到宫里时,宫里已经挂起了白绫,哭声一片。

                  李翩鸿在张罗宫内丧?#21069;?#25490;,皇帝在召见臣子。

                  静平带着阿团去后宫,宁毅则去见皇帝。

                  皇帝脸色灰白,但神情沉静清冷,听着大臣建议关于太后的封号,陵寝等。

                  静平带着儿子去慈寿宫,李翩鸿便说:“你们去见母后最后一面吧!”

                  最后一面!

                  静平头重脚轻,她缓缓步入时,阿赤和阿白守在床榻边,长乐则跪在一旁静静的哭。其他妃子宫人跪了一地,皆在?#25512;?br />
                  “皇姐……”阿白看到皇姐来了,眼泪更是汹涌。

                  静平到了床边,看母后面容衣着已经被收拾妥当了,她神情安祥,看着仿佛就是睡着了。

                  “母后……”她跪到一旁,轻唤一声,仿佛这样就能唤醒她。

                  “母后去时,你在旁边??#26412;?#24179;问。

                  阿白摇头:“我到了半夜,一直心中不安,进去看母后时,母后已经去了。”

                  静平竟不觉得意外!

                  这就是母后的性子,她厌恶告别,不?#29238;?#36523;边的人太多伤感,反而这般静静的去了。

                  其实她应该知道的!

                  母后早就有去意,她早?#25237;?#36825;世间没有什么留恋了!

                  当十三生下?#39318;櫻?#22905;放下了心里最后一个牵绊,她便想离开这个皇宫,离开这人世间。

                  这些年,母后一直在勉力的撑着罢了。

                  “母后怀里抱着这个箱子。”李翩鸿将箱子给她,刚才皇上说过,这箱子给阿难。

                  静平打开箱子,里面是那些信,不仅有父?#24066;?#30340;,还有母后写的。

                  她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母后虽说不愿葬皇陵,但还是牵挂父皇的。

                  “这些,与母后一起下葬吧!?#26412;?#24179;道。

                  李翩鸿轻拍她的肩,让她放宽些心,不要太难过了。

                  不一会儿皇帝过来了,太后的遗体不能一直留在这儿,要移到太庙之?#23567;?br />
                  等多到太庙,太后的丧仪也已经定好,连太后的封号也确定。

                  “夜已深了,你们?#28909;?#20976;雏宫休息吧!”李翩鸿道。

                  ?#30333;?#29590;,你与阿团去休息吧!?#26412;?#24179;道。

                  “阿娘……”阿团担心母亲会太过伤心。

                  “我无事,我去见见你皇?#21496;恕!本?#24179;拍拍儿子的肩道。

                  夜色深浓,静平身着孝衣去了太庙,皇帝就在太庙之?#23567;?br />
                  “三哥……”

                  皇帝看?#25628;?#22969;妹,微微回过神来。

                  “母后究竟要葬在哪里?”这是她最关心的。

                  皇帝凝视着妹妹,知道她心中所想。

                  “朕已经下令准?#22797;?#19968;会儿就会送母后去汀州。”皇帝道。

                  静平放下心来!

                  “朕命阿绥送一程,朕要留在东安城治丧,你也要留下来,所以会让阿赤去办此事。”皇帝道。

                  “我让阿团也跟着去!?#26412;?#24179;道。

                  ?#20843;?#20320;……”皇帝似乎并不想多言了。

                  “三哥……?#26412;?#24179;坐到皇帝身旁,手轻放在他手上。

                  “你我都不应该太过伤心,?#38405;?#21518;而言,这是解脱……”他说。

                  ?#20843;?#19981;应?#36855;?#20026;朕操心,也不应?#36855;?#20026;你操心,她应该过些快活自在的日子的。”

                  是他这个做儿子的,没有做好。

                  静平轻轻抱着兄长,两人也不需要多说什么,静静依偎,度过这漫长的一夜。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88赛马平台

                <div id="nwujb"><tr id="nwujb"></tr></div>
                <div id="nwujb"><tr id="nwujb"><object id="nwujb"></object></tr></div><dl id="nwujb"></dl>
                  <progress id="nwujb"><tr id="nwujb"></tr></progress>
                    <em id="nwujb"><ol id="nwujb"></ol></em>

                            <div id="nwujb"><tr id="nwujb"></tr></div>
                            <div id="nwujb"><tr id="nwujb"><object id="nwujb"></object></tr></div><dl id="nwujb"></dl>
                              <progress id="nwujb"><tr id="nwujb"></tr></progress>
                                <em id="nwujb"><ol id="nwujb"></ol></em>

                                      吉林快三免费预测群 江西老时时彩杀号定胆 上海快3当天开奖结果 香港最准一肖中特百度 广州市体育彩票官网 足彩胜负彩怎么算中奖 新疆25选7开奖2019年 中国体育彩票官方下载 cp121彩票走势图连线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 河北快三预测 江苏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彩经网 今期免费特码资料 群英会开奖走势图 澳门赌场sh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