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nwujb"><tr id="nwujb"></tr></div>
    <div id="nwujb"><tr id="nwujb"><object id="nwujb"></object></tr></div><dl id="nwujb"></dl>
      <progress id="nwujb"><tr id="nwujb"></tr></progress>
        <em id="nwujb"><ol id="nwujb"></ol></em>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豪门情变,渣总裁别碰我 > 187:他需要你接受吗
                  “嘟嘟呢?”

                  岚妈一松开,岺紫迪就转头泪眼婆娑地看着岺子谦,担忧焦急地问。

                  岺紫迪这一开口,岚妈也从激动狂喜的情绪中回过神来,这才有空去注意被岺子谦抱着的圆宝,“这个是……?”

                  “哦,她是我的女儿,叫圆宝……”岺紫迪下意识地回答岚妈。

                  “也是我的!”岺紫迪的话还没说完,岺子谦就一本正经地补充道,有些不满小女人刻意忽略他。呢就女圆开。

                  岺紫迪面无表情地斜了他一眼。而岚妈一听说嫩汪汪的圆宝是九小姐的女儿,顿时又热泪盈眶,一边用力点头,一边欣喜地哽咽,“真好……真好……”

                  真好!九小姐不止没有死,当年的孩子?#19981;?#22312;,而且都这么大了,这简?#26412;?#26159;天大的喜讯,太开心了!

                  “圆宝,?#24515;?#22902;。”岺紫迪一边用手指轻拭急欲脱眶而出的泪眼,一边微微哽?#39318;哦?#22899;儿说。

                  圆宝舔舔小+嘴儿正要喊,岚妈连忙笑中带泪地看着圆宝,慈爱地柔声说:“叫我婆婆吧,?#24515;?#22902;不太合适。”

                  岺紫迪对称呼不以为意,点?#35828;?#22836;,对圆宝说:“圆宝,给婆婆问好。”

                  “婆婆好。”圆宝立刻漾着乖巧的笑,奶声奶气地喊了一声。

                  “圆宝真乖,来婆婆抱抱。”岚妈被圆宝喊得心里甜滋滋的,立刻朝圆宝伸出手去。

                  岺子谦将圆宝递给岚妈,一回头就迎上岺紫迪饱含愠怒的质问,“嘟嘟呢?”

                  “你就?#36824;?#24515;他吗?”岺子谦怨怒地?#27492;?#19968;眼,没好气地哼哼。

                  “他在生病啊!而且我已经一天没看到他了,他在哪儿啊你到底说不说?!”岺紫迪气急败坏地低吼,她担心了一天了,只要没亲眼看到儿子完好无损她就一刻都不能放下心来,她快急死了。

                  岺子谦抿唇不语,本就不?#19981;?#37027;小奶娃,在知道小奶娃是她和钱濬的孩子后,他就更讨厌了。这会儿见她如?#35828;?#24515;与别的男人生的孩子,他又妒又恨,真想把那小奶娃扔到垃圾桶里去。

                  前一刻还很温馨融洽的气氛顿时僵凝,岚妈抱着圆宝微蹙着眉头看着剑拔弩张的岺紫迪和岺子谦,疑惑不解地问:“嘟嘟是谁啊?”

                  “我的儿子!”

                  “我的弟弟。”

                  岺紫迪和圆宝不约而同地开口,只不过岺紫迪的声音冷飕飕硬+邦+邦的,而圆宝的声音就软软糯糯的,截然不同。

                  “九小姐你生了龙凤胎啊?”岚妈顿时惊奇地瞠大双眼看着岺紫迪,欣喜不已地失声问道。

                  “不是的岚妈,嘟嘟还不到周岁。”岺紫迪下意识地解释。

                  此话一出,空气顿时更加阴冷了几分。岚妈微微一怔,下意识地转头看着面罩寒霜的岺子谦。

                  九小姐离开五年,现在却有个不满周岁的儿子,这孩子很显然不是大少爷的啊……那是谁的呢?

                  难道九小姐已经跟别的男人结婚了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大少爷……?#36855;?#20040;办呢?

                  大少爷痛苦了这么多年,好不容?#32043;?#22312;九小姐毫发无损地回来了,可居然多了个不满周岁的孩子,难道他?#20405;?#38388;注定有缘无分吗?

                  ?#21834;?#23706;妈怔了怔,同情又心疼地看了看岺子谦,然后轻轻指了指楼下某个房间,小小声地说:“刚刚整理好的婴儿房里,有个小宝宝……”

                  两个小时前,一个胖嘟嘟的小宝宝由专业的育婴师带到这里来,由于岺子谦昨天打电话的时候交代过,所以岚妈一早就把婴儿房收拾好了。

                  听到岚妈如此一说,岺紫迪想?#35009;?#24819;就朝着岚妈指着的方向快步跑过去,那火急火燎的模样让岺子谦心里不爽到极点。

                  岺紫迪心里太着急,所以走上去就呯地一声推开门,将一旁小憩的育婴师惊得一下子跳起来,怔怔地看着她。

                  “对不起,吵醒你了吧。”岺紫迪一边朝着小摇床走去,一边抱歉地对呆怔的育婴师说道。

                  “你是……?”育婴师有些戒备地看着岺紫迪,迟疑地问。岺氏集团的总裁大人有交代,要好好照看这个小宝宝,不许任?#25991;吧?#20154;靠近,若是出了?#35009;?#32432;漏,她一个小小的育婴师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我是孩子的妈咪!”岺紫迪走到摇床前,对育婴抱歉地笑了笑,然后垂眸看着睡得香甜的儿子,放柔语气小小声的问:“他今天有没有哭闹?有没有不舒+服的症状?”

                  年轻的育婴师见岺紫迪靠近摇床本想阻止,可听见她说是孩子的妈咪,同时又看到门口冷冷伫立着岺氏集团的总裁大人,便放下心来,如实回答,“还好,一切都很正常,他很乖,没怎么哭的。”

                  “好的,谢谢你,把这里交给我吧,你可以下去休息了。”岺紫迪一边伸手轻抚着儿子的脸颊,一边转头看着育婴师,感激地说道。

                  育婴师接收到岺子谦投射过来的眼神示意,轻轻点头“嗯”了一声,然后退了出去。

                  岺紫迪在小摇床边轻轻坐下来,极尽温柔地看着含+着大拇指睡得香甜的嘟嘟,见到宝宝没事她终于完全放心了。

                  “宝贝儿……”她微笑着低喃,小心翼翼地将儿子的小手从嘴里拿开,深深凝视着儿子,舍不得移开视线。

                  “如果我接受他,你可不可以原谅我?”

                  突然,身后响起一道心不甘情不愿的声音,那语气,仿佛他多么地委曲求全似的。

                  “呵!岺子谦你真搞笑耶!”岺紫迪蹭地站起来,不可抑制地冷笑一声,寒着小+脸冷冷看着岺子谦,极尽不屑地冷哼道:?#20843;?#31232;罕你接受我儿子?他需要你接受吗?收起你的自以为是吧!”

                  岺子谦脸色一沉,被小女人气得狠狠磨牙,他都愿意接受她跟别的男人所生的孩子了,他还不够退步吗?

                  “还有,别跟我说?#35009;礎?#21407;谅’的笑话,你以为我?#20405;?#38388;只是你踹我一脚打我几个耳光再把我送进警局这么简单的伤害吗?”岺紫?#20384;?#31505;着,饱含+着浓浓鄙夷的目光直直射+进他的眼底,一字一句尖锐无比地切齿道:“岺子谦,麻烦你别忘了,你杀了我妈咪,这样的不共戴天之仇,你好意?#20960;?#25105;要原谅?”

                  “我没杀她!”岺子谦狠狠拧眉,气急败坏地低吼一声。

                  许是声音太大,摇?#24598;?#30340;嘟嘟突然“哇”地一声哭了起来。岺紫迪连忙转身将嘟嘟从摇?#24598;?#25265;出来,动作娴熟地轻拍着儿子,忙不迭地柔声轻哄,“哦哦哦,嘟嘟乖,妈咪在呐,小乖乖不怕不怕……”1aWP6。

                  岺子谦怒瞪着?#36824;?#30528;哄儿子连看都不看他一眼的小女人,一股有冤无处申的气愤和无奈在胸腔里沸腾,气得狠狠磨牙。

                  “宝贝儿乖,不哭不哭呵,乖乖睡觉……”岺紫迪抱着嘟嘟一边哄一边在原地轻轻摇,哄着儿子快快睡觉。

                  突然,房门被轻轻推开,一颗小脑袋探进来,圆宝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一脸怒气的岺子谦,问:“你们在吵架吗?”

                  “当然不是!”岺子谦微微一怔,连忙极口否认,僵硬地?#35835;?#25199;唇角扬起一抹微笑,一边走向圆宝,一边说:“我们没有吵架,我?#20405;?#26159;在跟嘟嘟?#23057;!?br />
                  岺子谦话音一落,岺紫迪立刻鄙夷地撇唇,“骗子!”

                  她的声音不大,却已然被走到门口的岺子谦听得一清二楚,眸光骤然一凌,他转头冷冷看着她,气得真想狠狠封住她那张气死人不偿命的小+嘴儿,用他的唇!

                  接收到岺子谦怨怒的瞪视,岺紫迪唇角勾起一抹冷笑,缓缓转眸满眼嘲讽地看着他,毫不?#25512;?#22320;讥?#38477;潰骸?#36830;孩子都骗,你不觉得?#32422;?#24456;无耻吗?”

                  “这也算‘骗’吗?”岺子谦气得狠狠抽气,他这不是怕吓着圆宝吗?他这善意的谎言也算骗吗?她这简直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你所说的与事实?#29615;?#38590;道还不算吗?”岺紫迪淡淡地?#34920;?#30528;脸色铁青的男人,漫不经心地哼哼道。他越是生气,她就越是开心。

                  岺子谦狠狠拧着眉头瞪着存心?#20063;?#30340;小女人,暗?#30340;?#29273;,冷冷盯着她看了几秒,突然,他眸光一闪,唇?#19988;?#38544;勾起一抹狡诈的隐笑。

                  “这么说你就从来没骗过她是吧?”岺子谦微微眯着双眼,脸上泛起一抹意味不明的魅笑,突然变得温柔的样子与刚才怒不可遏的模样大相径庭。

                  “当然!我可不是你!”岺紫迪立刻高?#24651;?#24494;微扬起下巴,理所当然地回答道。

                  “这么说,你在圆宝面前从来不说假话是吧?”岺子谦继续问,唇角的笑容越看越阴险。

                  岺紫迪倏然无语,眼底泛起一丝戒备,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他莫名其妙地吐出两个字,“很好!”

                  ?#35009;?#24456;好?

                  岺紫迪微微一怔,在她还?#29615;从?#36807;来的那瞬,就见岺子谦突然转身蹲在圆宝的面前,双手轻轻抓+住女儿的肩,认真严肃地对女儿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吼吼,月票月票,还有月票的妹?#21073;?#36175;几张给淼呗~~~淼就指望了?#36855;?#31080;来长动力了,嘤嘤嘤~~~木动力木动力哇~~~~投过月票的妹?#21073;好?#19968;口,谢谢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88赛马平台

                <div id="nwujb"><tr id="nwujb"></tr></div>
                <div id="nwujb"><tr id="nwujb"><object id="nwujb"></object></tr></div><dl id="nwujb"></dl>
                  <progress id="nwujb"><tr id="nwujb"></tr></progress>
                    <em id="nwujb"><ol id="nwujb"></ol></em>

                            <div id="nwujb"><tr id="nwujb"></tr></div>
                            <div id="nwujb"><tr id="nwujb"><object id="nwujb"></object></tr></div><dl id="nwujb"></dl>
                              <progress id="nwujb"><tr id="nwujb"></tr></progress>
                                <em id="nwujb"><ol id="nwujb"></ol></em>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极速快乐十分结果 排三141期开奖号码 梭哈动态表情 体育彩票11211排列5 上海时时彩3星走势图 新快3360 双色球50万大奖结果 北京快3公交车路线查询 扬红公式规律一肖 北京单场半全场预测 e世博真钱游戏维权 体彩20选5 最准确的平特一尾 山东11选5稳定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