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nwujb"><tr id="nwujb"></tr></div>
    <div id="nwujb"><tr id="nwujb"><object id="nwujb"></object></tr></div><dl id="nwujb"></dl>
      <progress id="nwujb"><tr id="nwujb"></tr></progress>
        <em id="nwujb"><ol id="nwujb"></ol></em>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豪门情变,渣总裁别碰我 > 130:你就是想护着她
                  来到门前,他象征性地敲了敲门,然后推门而入。

                  顾伊雪脸色苍白,正奄奄一息地靠躺在床头,见到岺子谦进来,连忙咬紧红唇想要强撑着坐起来。

                  “别动!”岺子谦语气温柔地轻喝一声,两个大步走到床边,一边轻轻坐下了,一边伸手摁住她的肩,柔声道:“好好躺着!”

                  顾伊雪听话地躺回去,艰难地扯动唇角溢出一个微笑,乖巧隐忍的样子我见犹怜。

                  “还疼吗?#20426;?#23738;子谦垂眸看向顾伊雪的左腹,问。

                  “不疼了。”顾伊雪有气无力地扇动了下眼睑,微笑着轻轻摇头。

                  “胡说!伤口又裂了,怎么可能不疼?#20426;?#19968;旁的大太太倏地喝道,板着脸瞥了岺子谦一眼,语气满是怨怒。19Ixm。

                  “妈妈,您别生气了,我没事的。”顾伊雪连忙转头看着大太太,半是撒娇半是讨好地轻轻说道。

                  一看顾伊雪如此乖巧体贴,大太太更是心疼不已,同时对岺紫迪便更是恨得咬牙切齿,“那贱?#23601;罚?#19977;番两次的故意把你的伤口弄裂,我能不生气吗?#20426;?br />
                  岺子谦微微垂着眼睑,神色有些阴暗,顾伊雪怯怯地瞄了他一眼,连忙对大太太小声呐呐,“妈妈,其实不关九小姐的事,是我自己不小心……”

                  “那贱?#23601;?#36825;样害你,你还帮她说话?你呀,就是太善良,跟我以前一样,所以总是被人害!”大太太又是气愤又是心疼地看着顾伊雪,然后越想越气,狠狠切齿道;“我看那贱?#23601;?#23601;是跟她妈一样心肠歹毒,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大太太越骂越激动。岺子谦的脸色越来越阴沉。顾伊雪看出岺子谦似是有些不高兴,轻轻+咬着唇,眼底泛起一抹黯然。

                  岺子谦始终沉默不语,大太太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索性把事情挑开来说,怒瞪着大儿子没好气地喝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就是想护着她!”

                  一上楼大太太就突然想明白了,儿子刚才喊她帮忙,就是算准她会担心雪儿,所?#24616;?#24847;转移她的注意力,进而让小九那贱?#23601;?#36867;过责罚。

                  “我只是不希望你刚回来就引起公愤!”岺子谦依旧垂着眸,?#27492;?#28459;不经心地将顾伊雪身上的被子往上拉了拉盖上她的胸+口位置,淡淡吐字。

                  “你是我生的,你心里在想?#35009;?#21035;以为我不知道!”大太太冷哼。

                  眼见大太太想撕破脸,顾伊雪的眼底划过一丝忧虑,连忙转?#36153;?#21765;乞求地望着大太太,楚楚可怜地轻唤,“妈妈……”

                  有?#25970;?#19968;种人,天生就吃软不吃硬,扮扮可怜或许还能换来一点怜悯,若要跟他硬碰硬,只怕……一丝机会都没有。

                  看出顾伊雪的忧虑,大太太激动的情绪稍稍缓和?#35828;悖?#20294;余怒未消,她转头看着岺子谦极具威严地说道:“反正我把话跟你说清楚,岺家大少奶奶必须是雪儿!我这辈子只认雪儿是我的儿媳妇!”

                  闻言,顾伊雪本是苍白的脸颊瞬时惹上一层淡淡的红晕,轻抿着红唇饱含希?#38477;?#30623;着岺子谦,当看到他轻拧着眉头似是在思考着?#35009;?#26102;,她紧张得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大太太把态?#32570;?#26126;之后,觉得该说的话已经说完,便朝着顾伊雪暗暗使了个眼色,柔声叮嘱,“你们聊会儿,我先回房了。”说完,大太太便滑动轮椅离开了顾伊雪的房间,很?#24230;?#22320;留点?#26469;?#30340;空间给他们。

                  房门被轻轻关上,偌大的卧室内顿时陷入一片?#33391;?#20043;?#23567;?#23738;子谦垂着眼睑看着顾伊雪的左腹,目光像是会透视一般盯着她受?#35828;?#20301;置。

                  从十年前绑架案发生之后,他的?#26412;?#21578;诉他事情不是普通绑架案?#25970;?#31616;单,所以他一直在暗中调查,由于担心打草惊蛇,于是所有的调查都只能小心又谨慎,进度自然就非常缓慢,加上他首?#28982;?#30097;的是二太太和四太太,因此一直忽略了五太太郝妮。

                  一直到无意间发现了九儿的血型,他开始留意郝妮,可是郝妮非常谨慎,加上三不五时的跟着岺剑锋出国游玩,所以想要发现她的疑点难上加难。

                  于是他就把主意打在了九儿的身上,先是让诱+惑她爱上他,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将窃听器放进郝妮的项链里,郝妮千防万防但她不会防范自己天真无邪的女儿,所?#36234;?#19979;来的事情便非常顺利地拉开了帷幕……

                  很快他就发现郝妮和钱兴忠有染,更顺利窃听到绑匪勒索郝妮的通话,于是他一边开始注重调查郝妮和钱兴忠,一边让钱濬追查绑?#35828;男?#36394;。

                  无论财力还是本事,钱兴忠都是?#29615;?#36319;他相提并论的,所以钱兴忠追查绑?#25749;?#22810;年都没有任何结果,只能受制于绑匪。而他交代钱濬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找到绑匪,于是很快,钱濬就给他带来了天大的好消息。

                  那天在酒店,他接到钱濬的电话,然后钱濬发了张照片给他,照片里的人,就是失踪十年的大太太和顾伊雪。

                  她们两个,都还好好的!

                  当时他欣喜若狂得连看都没看九儿一眼,就急匆匆地离开了酒店,立刻赶往那个沿海小城市,最后在医?#35946;?#35265;到让他牵挂十年、对他而言极其重要的两个女人。

                  顾伊雪受伤了,左腹被刺了一刀。

                  钱濬详细地向他叙述了事情的经过——

                  当钱濬带人顺利潜到那座无?#35828;?#23567;岛后,与绑匪展开了激烈的搏斗。两名穷途末路的绑匪见无路可退便?#27492;?#21453;抗,其中?#24187;?#32465;匪在混战中被当场击毙,而另?#24187;?#32465;匪见状便疯狂地扑向大太太想要用大太太做人质,一直守在大太太身边的顾伊雪在千钧?#29615;?#38388;抓了把小刀挡在大太太的面前想要阻止绑匪,哪知绑匪顺势抓着她的手腕,刀锋一转,就狠狠?#25506;?#20102;她的左腹里。下?#24187;耄?#32465;匪被钱濬一枪击中后脑?#20303;?br />
                  两名绑匪死了,剩?#24405;该?#23567;喽啰交给?#35828;?#22320;警方。还好顾伊雪拿的刀子很小,所造成的的伤口并不是很深,所以止?#25628;?#32541;了针之后,岺子谦立刻秘密带着她们回到了A市,暗中调养,一直等到父母结婚纪念日的那天,带着她们隆重登场。

                  眼前这个温柔美丽的女子,他亏欠她太多,十年前懵懂的情愫或许算不上刻?#25970;?#24515;,但因为她与母亲一起?#35805;?#26550;,多多少少也算是被连累,因此也让他不得不牵挂十年。

                  岺子谦默默地盯着顾伊雪的左腹,久久不语,脑海中尽是这些日子来的点点滴滴,当看到她活生生的出现在眼前时,他是欣喜的,?#20405;?#28608;动无法言喻。

                  ?#20260;?#30528;一系列的阴谋被揭穿,他?#27493;?#33258;己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人前他?#26263;美?#28448;无情,?#27426;?#22812;深人静时,盘旋在脑海里的却是九儿噙着泪布满怨恨的眼睛,以及那一声声声嘶力竭的……“我恨你”!

                  “对不起,害你被妈妈责骂。”

                  沉默?#23395;茫?#39038;伊雪忍不住率先开口,双眼饱含+着显而易见的爱慕一眨不眨地看着岺子谦,唇角泛着温柔的微笑轻轻说道。

                  岺子谦缓缓抬眸,目光柔和地看着顾伊雪,若有似无的勾了勾唇角,淡淡道:“不关你的事!”

                  顾伊雪深深看了他一眼,用力抿了抿红唇,动了动身子挣+扎着想坐起来。岺子谦见状,连忙微微倾身去扶她,顾伊雪便壮着胆子?#27809;?#25235;着他的手,怯怯地乞求,“你别生妈妈的气好吗?#31354;?#21313;年里,妈妈受了很多罪,她差点回不来,所以请理解一下她的心情,好吗?#20426;?#21040;敲要岺白。

                  岺子谦微微挑了挑眉,眸色深?#24651;?#30447;着顾伊雪,被她“差点回不来”几个字牵动了情绪,心里忍不住暗暗叹了口气。

                  “我没生气,你想太多了!”岺子谦安抚性地?#21584;?#22905;的手?#24120;?#36731;缓地说道。

                  顾伊雪垂着眸,怔怔地看着岺子谦的手覆盖在她手背上的画面,看着看着,她突然红了双眼。

                  看到她突然一?#20415;?#28982;若滴的模样,岺子谦微微一惊,眼底顿时泛起一丝担忧和心疼,急问,“怎么了?是伤口疼吗?我去叫子翊——”

                  岺子谦一边说一边就作势要站起来,顾伊雪心里一慌,连忙?#35789;?#19968;抓,抓+住他的手不让他走。

                  “别走!”顾伊雪反射性地急喊一声,波光潋滟的双眸凄凄望着他,很明显是舍不得他离开,?#21584;?#21482;是片刻。

                  岺子谦微微拧眉,一言?#29615;?#21448;轻轻坐回床边。顾伊雪一喊出口就感觉到自己太过急切,脸颊顿时泛起一丝红晕,微垂着眼睑轻轻摇头,几不可闻地小声说道:“不是伤口,我只是……”

                  “只是?#35009;矗俊?#23738;子谦顺着她的?#20843;?#21475;问道。

                  顾伊雪缓缓抬眸,轻+咬着红唇深深看着他英俊?#29615;?#30340;脸庞。突然,她噙着泪扑进他的怀里,双手紧紧抱住他的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一更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88赛马平台

                <div id="nwujb"><tr id="nwujb"></tr></div>
                <div id="nwujb"><tr id="nwujb"><object id="nwujb"></object></tr></div><dl id="nwujb"></dl>
                  <progress id="nwujb"><tr id="nwujb"></tr></progress>
                    <em id="nwujb"><ol id="nwujb"></ol></em>

                            <div id="nwujb"><tr id="nwujb"></tr></div>
                            <div id="nwujb"><tr id="nwujb"><object id="nwujb"></object></tr></div><dl id="nwujb"></dl>
                              <progress id="nwujb"><tr id="nwujb"></tr></progress>
                                <em id="nwujb"><ol id="nwujb"></ol></em>

                                      冰球比赛中国对韩国 新时时彩新疆时时彩 黑龙江11选5正好 三肖中特四不像图 四川金7乐前区和值 刮刮乐中100万 辽宁35选7图标 二肖50赔多少 okooo澳客网比分直播 双色球17043期英豪红球 体彩20选5复式计算表 体彩大乐透七星彩规则 正确对待电子游戏的议论文 瑞典二分彩开奖结果查询 七星彩走势图表体坛网